当前位置:主页 > 后宫美人 > 正文

同治皇后生平介绍,同治皇后怎么死的

2019-09-28 16:00作者:佚名

  

  世人皆知皇帝不好当,其实皇后也是不容易做的。皇后不仅要母仪天下,还需要处理好三宫六院复杂的妻妾关系,甚至要讨好皇太后。皇家也是寻常家,普通家庭常见的婆媳之争在皇室时有发生,如果碰上了恶婆婆,皇后的结局会更加悲惨,同治皇后便是很好的例子。

  才貌双全的皇后

  同治皇后阿鲁特氏生于咸丰四年(1854),她的父亲是大清“立国二百数十年满、蒙人试汉文”唯一摘得状元桂冠的旗人崇绮。清廷为了笼络汉族知识分子,一甲前三名状元、榜眼、探花一般都是为汉人所得。因此同治四年(1865)崇绮被钦点为状元时,引起了满朝议论。还是众大臣商议“只论文章,何分旗汉”,才确定了他的状元名号。

  出生在这么一个书香门第,阿鲁特氏自幼受到父亲的教导和熏陶,文化修养颇高。她容貌俊俏,书法娟秀,左手能写一手好书,美名传遍了满洲和蒙古各部。

  同治十一年(1872),同治已经17岁了,两宫皇太后决定为皇帝选后立妃。在皇后的人选问题上,慈安太后和慈禧太后的意见出现了分歧。慈安看中了翰林院侍讲崇绮的女儿阿鲁特氏,认为她淑慎端庄、知书达理,足以母仪天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比同治大了2岁;而慈禧更倾向于选择员外郎凤秀的女儿富察氏,认为她聪颖俏丽,且出身高贵。据说慈禧选择富察氏还有更深一层的考虑,那就是富察氏年轻,阅历浅,易受摆布。

  两宫太后僵持不下,于是将选择权交给了同治。慈禧原以为自己的亲生儿子会按照自己的旨意办事,谁知同治对阿鲁特氏一见倾心,将玉如意递给了她。慈禧大为恼火,对阿鲁特氏有了芥蒂。

  在慈安和同治的坚持下,慈禧不得不屈服。同年二月,两宫太后颁布懿旨立阿鲁特氏为皇后,同时,封富察氏为慧妃,知府崇龄之女赫舍里氏为瑜嫔,前任副都统赛尚阿之女阿鲁特氏为珣嫔。

  在这几位后宫妃子中,慧妃年龄最小,瑜嫔、珣嫔容貌出色,但皇后蕙质兰心、文采出众,《清宫词》里有一首赞美她的诗:

  咏同治皇后

  蕙质兰心秀并如,花钿回忆定情初。

  珣瑜颜色能倾国,负却宫中左手书。

  棒打鸳鸯惊春梦

  同治十一年(1872)九月,同治举行大婚典礼,迎娶场面盛况空前。在新婚之夜,据说同治还对这位状元之女进行了一番文学上的考察,阿鲁特氏出口成章,对唐诗能够背诵如流,令他愈加爱慕敬重。

  阿鲁特氏比同治年长,她以女性特有的温柔和母性呵护着皇帝,在她的熏染下,同治收敛了孩子般的任性,逐渐变得成熟稳重。

  两人新婚燕尔,恩爱非常,招来了慈禧太后的不满。慈禧对同治立阿鲁特氏为后早已耿耿于怀,为了给皇后下马威,她故意抬高凤秀之女富察氏的地位,在册封妃嫔时,富察氏被封为慧妃,是品级最高的。按照惯例,妃嫔的册封礼与皇后的册立礼同日举行。但在同治大婚之日,只有慧妃的册封礼同日举行,瑜嫔、珣嫔的册封礼被安排到1个月以后。

  现在看到同治与皇后缠绵厮守,恩恩爱爱,对她喜欢的慧妃却不理不睬,守寡多年的慈禧不免生出了几分妒意和恼意。她派太监监视皇帝皇后的行为举止,并对同治下谕:“慧妃贤惠,虽屈居妃位,宜加眷遇。皇后年少,未娴宫中礼节,宜使时时学习。帝毋得辄至中宫,致妨政务。”

  这话说得蛮横无理,直截了当地说皇帝常到中宫,便是妨碍了政务,简直是强行将同治从阿鲁特氏身边拉走。同治不敢违抗太后懿旨,却也不愿违背意愿去亲近他不喜欢的慧妃,于是干脆独居乾清宫。

  阿鲁特氏独守空房,对于婆婆的强横,她委曲求全,常常半夜垂泪至天明,但表面上绝不流露出半点不满,对慈禧太后仍是恭敬。但是慈禧对她的反感却丝毫无减,这主要也与阿鲁特氏的性格有关。阿鲁特氏为人不苟言笑,也不善逢迎。她深受礼教熏陶,端庄正派,有意无意衬托出慈禧的低俗。有一次,阿鲁特氏陪同慈禧看戏,当台上演到男欢女爱时,慈禧看得津津有味,她却转头面壁,不愿观看,慈禧劝了多次,阿鲁特氏也不愿回头,这让慈禧非常难堪,对她愈加厌恶。

  阿鲁特氏身边的人劝她要讨慈禧欢心,处理好与慈禧的关系,她却认为对长辈尊敬即可,用不着对慈禧阿谀奉承。亲人对她的处境感到忧心忡忡,阿鲁特氏安慰道,她奉天地祖宗之命,由大清门迎入,地位不是轻易可动摇的。清制规定,皇帝大婚时,只有皇后的凤舆才能经过大清门、午门、太和门到坤宁宫“降舆”,其他宫妃只能由神武门进宫。

  探听到皇后此言的太监加油添醋回报给了慈禧,这可惹恼了她。慈禧通过选秀女入宫,从低品级的贵人一步步攀上了权力顶峰,她最大的遗憾是没能从大清门风风光光地入宫。阿鲁特氏的话让慈禧想起了初入宫的低微身份,她咬牙切齿,认为阿鲁特氏故意轻视自己,从此有了将阿鲁特氏置于死地的念头。

  夫妻黄泉下相聚

  同治十三年(1874)十月,同治出痘。阿鲁特氏焦急万分,立刻带领六宫供奉“痘花娘娘”,为皇上祈福。十一月,天花出尽,却余毒未清,由于余毒侵入经脉,没多久,同治的病情急剧转下,腰部红肿、溃烂以至流脓。

  在这种情况下,阿鲁特氏冲破慈禧的阻拦,去看望病重的同治,并不顾脏臭,擦拭脓血。看到奄奄一息的皇帝,她心如刀割,不觉泪流满面,倾诉独居宫中、备受虐待之苦。同治强打精神安慰她:“你暂且忍耐,总有出头之日。”不料这话被慈禧布置在宫中的耳目听见,立即向慈禧汇报。慈禧勃然大怒,闯入暖阁,拽住阿鲁特氏的头发,一边往外拉,一边痛打,并扬言要杖责皇后。

  杖责是惩罚太监和宫女的手段,慈禧此举,分明是要侮辱阿鲁特氏。病床上的同治看着这一幕,又惊又怒又急,气急攻心,竟晕了过去,宫内顿时乱成一团,慈禧才未对皇后动刑。惊吓之下,同治的病情更严重了几分。同年十二月初五,同治去世,终年19岁。14天后,两宫太后发布懿旨,封阿鲁特氏为嘉顺皇后。

  光绪元年(1875)二月二十日,阿鲁特氏逝于储秀宫,年仅22岁,距同治去世不过75日。对于阿鲁特氏的死因,官方说法是皇后过于悲痛,抑郁于心,乃至抱病而死。这一说法含糊不清,有许多可疑之处,阿鲁特氏年纪轻轻,才22岁,平时身体健康,怎么会突然死去?于是阿鲁特氏自杀而死的传闻在民间传开,有人说她吞金而死,有人说她吞鸦片而死,也有人说她是服毒而死。

  无论哪种死法,都是属于自杀。同治死后,阿鲁特氏在宫中的境况愈加险恶。在慈禧的授意下,同治的堂弟载被拥立为帝,即光绪。如此一来,她的地位便格外尴尬,既不是皇后又不是皇太后,教她何地自处?

  据说阿鲁特氏的父亲崇绮曾试探性地请示慈禧如何安置皇后。慈禧冷酷地回答:“即可随大行皇帝去罢。”意思是让皇后殉葬。崇绮惊得目瞪口呆,但也只能照办。恰巧阿鲁特氏写来一张字条,询问父亲该怎么办。崇绮忍痛在字条上写了个“死”字。

  至于慈禧为何要将阿鲁特氏逼上绝路,民间还有很多说法。有人说阿鲁特氏是郑亲王端华的外孙女,端华是慈禧的政敌,慈禧因而迁恨阿鲁特氏。也有人说,阿鲁特氏怀了孕,慈禧怕生了皇子,立为新帝,阿鲁特氏成了皇太后,自己就不能垂帘听政了。还有人说,同治临死前写了遗诏立储,慈禧为了自己能掌权,私底下烧毁了遗诏,立自己属意的载为帝,她担心阿鲁特氏把这一秘密揭发出来,故要将她治死。

  死后仍遭劫难

  阿鲁特氏死时,同治的惠陵刚刚开工修建,所以她和同治的梓宫暂安于东陵的隆福寺。光绪五年(1879)三月,同治、阿鲁特氏(孝哲皇后)入葬惠陵地宫。阿鲁特氏死前遭受虐待,死后也不得安宁。1945年8月,清东陵的几座帝后陵墓被盗,涉及的陵寝有康熙帝的景陵、咸丰帝的定陵、同治的惠陵和慈安陵。

  惠陵地宫被打开,地宫和帝后棺椁中的随葬物全被盗走。阿鲁特氏身上的衣服被扒光了,值钱的饰物也被不法盗贼夺去,更令人惨不忍睹的是,她的肚子被剖开。社会上盛传阿鲁特氏是吞金而死的,盗贼为了取金子,所以残忍地将她的尸体开膛破肚。

  

  后宫是戒律最森严的地方,妃嫔不得出宫门一步,她们只是皇室传宗接代的工具,不能有自己的意志和个性。但在清朝末年却出现了一位离经叛道的妃子——珍妃,她打破了深宫中的死气沉沉,但也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珍妃入宫

  光绪载4岁登基,到了光绪十四年(1888),他已经18岁了,慈禧太后再也没有理由推迟皇帝的婚姻大事。很快,八旗开展了选秀活动,这次选秀的目的是确定光绪的皇后以及妃嫔。其实关于皇后的人选,慈禧太后心中早有了决定,那就是她的侄女、桂祥之女叶赫那拉氏。

  光绪十四年(1888)十月,慈禧太后和光绪在紫禁城保和殿确定最终的皇后和妃嫔人选。应召入宫的秀女们排成一列,共5人,首列是都统桂祥之女叶赫那拉氏,次为江西巡抚德馨的两个女儿,末列是礼部左侍郎长叙的两个女儿。

  当时慈禧坐于上位,光绪站立在一边,荣寿固伦公主(恭亲王奕之女)及福晋命妇站在御座后,前面陈设着一张小长桌,上面放置一柄镶玉如意,两对红绣花荷包,这是定选证物。清例选中为皇后的,即将如意递出,选中为妃子的,则递出荷包。

  慈禧已有合意人选,但她不愿背上干涉皇帝婚事的恶名,便指着秀女对光绪说道:“皇帝谁堪中选,汝自裁之,合意者即授以如意可也。”光绪自幼听从慈禧的话,回答道:“此大事当由皇爸爸主之,子臣不能自主。”慈禧坚决让他自己选择。

  光绪手持玉如意,走到德馨的两个女儿面前,刚刚要递出。慈禧便大声道:“皇帝!”并以嘴暗示位于首列的桂祥之女叶赫那拉氏。光绪愕然,随即领悟了她的意思,不得已将玉如意递给了叶赫那拉氏。慈禧认为光绪喜欢德馨的女儿,一旦选入宫中,必与自己的侄女争宠,便不容许他继续选下去,匆匆命荣寿公主将荷包递给长叙的两个女儿,即瑾妃和珍妃。

  同年十月初五,慈禧发出了两道懿旨,一道立桂祥之女叶赫那拉氏为皇后,另一道册封长叙二女为瑾嫔和珍嫔。光绪十五年(1889)正月二十五日,在皇后册立礼的前一天,瑾嫔、珍嫔被迎入宫,分别住进永和宫和景仁宫。www.gs5000.com

  珍嫔,他他拉氏,户部右侍郎长叙之女,生于光绪二年(1876)。入宫时,她才14岁。珍嫔肤色白皙,面容秀丽,而且性格开朗,聪明伶俐。珍嫔给久居深宫的光绪带来了清新的气息,他在珍嫔身上看到了自己渴望脱离束缚的一面。光绪二十年(1894)十月,慈禧六十大寿,瑾、珍嫔分别晋封为瑾妃、珍妃。

  珍妃与慈禧的关系

  野史小说都说慈禧太后厌恶珍妃,实际上在进宫之初,慈禧是很喜欢珍妃的。珍妃漂亮聪明,慈禧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慈禧知道她喜欢画画,便令宫廷女画师缪嘉蕙教之,有进贡的稀罕之物,也必赏赐给她一份。

  但是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慈禧对珍妃逐渐产生了反感,这主要是珍妃叛逆的性格所致。慈禧个性守旧古板,在她看来,珍妃的行为简直是不守妇道。

  清朝末年,照相术已经传入中国,却被因循守旧的顽固人物视为“西洋淫巧之物”,甚至有人认为照相能摄去人的魂魄。珍妃对外界事物接触比较多,好奇心强,便托人买来照相机。不仅在景仁宫,还在皇帝居住的养心殿以及其他地方,穿上各式各样的时装、不拘姿势地照相。她穿的服装在当时来说算是比较失体面的,这让慈禧很看不惯,而且那时的慈禧还没有认识到照相机的作用,因此反对在宫中使用。珍妃不顾她的反对,公然在宫中照相,于是惹怒了慈禧。据说珍妃不仅给自己和别人照相,还暗中让一个姓戴的太监在东华门外开设了一个照相馆。此事被慈禧得知后,照相馆被查封,戴姓太监也被杖毙。

  此外,珍妃还喜爱女扮男装,穿戴男子的冠服与光绪嬉戏,甚至还穿上皇帝的龙袍。慈禧听闻后大怒,以为不成体统,教训了她一顿,但此时尚无杀她之心。

  珍妃真正触怒慈禧的是她的干政。她通过光绪提拔兄长志锐为礼部侍郎,并破格提拔自己的老师文廷式为翰林院侍读学士。清朝晚期,卖官鬻爵已成了公开的秘密,珍妃手头紧张,见慈禧巧立名目、大肆卖官,心中羡慕,也欲效仿之。光绪宠爱她,对她的话唯命是从,结果事情败露。慈禧得知后,厌恶之感顿生,再加上备受冷落的皇后在旁哭诉独守空闺之苦,于是慈禧决定严惩珍妃。

  光绪二十年(1894)十月二十九日,慈禧太后下发了一道懿旨,以“近来习尚浮华,屡有乞请之事”的罪名将瑾妃、珍妃降为贵人。此后,还连降两道懿旨,一道命皇后严加管理后宫,另一道让瑾妃、珍妃谨言慎行,改过自新。慈禧特地下令将这两道懿旨制作成禁牌,挂在内廷,以儆效尤。慈禧主要打击的是珍妃,瑾妃因为受了妹妹的连累,也被降级。光绪再三求情也无济于事。直到光绪二十一年(1895)十月,慈禧才恢复了珍妃、瑾妃的封号。

  珍妃虽然屡遭打击,但是在朝政上,她仍然坚决站在光绪一边,支持光绪变法,她的胞兄志锐和老师文廷式,也是帝党的一员。慈禧于是将珍妃归入怂恿光绪叛逆的人中,对其恶感更甚。

  魂断孤井

  光绪二十四年(1898),戊戌变法失败,光绪被幽禁于西苑瀛台。珍妃也因干政被拘禁于紫禁城中的北三所,两名宫女日夜轮流看守,门从外面锁上,饮食从门下送入。珍妃原来所居的景仁宫被封,她位下的太监也受到牵连,不是被处死,便是被罚做苦役或驱逐。慈禧还谕令所有太监,不准为珍妃传递信息,如果查出,就地正法,绝不姑息。从此,这一对彼此相爱的眷侣遥遥相望,不得相见。珍妃直到死,也未能再见光绪一面。

  光绪二十六年(1900)七月,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慈禧太后携光绪、皇后、瑾妃等逃往西安,珍妃却没有在随行之列,在出逃之前,她坠井而死。关于珍妃的死,民间有种种说法。

  有人说珍妃是自己跳井而死的,慈禧西逃前,因为不能带太多人,所以让珍妃回娘家避祸。可珍妃不识大体,死活要跟随。慈禧一怒之下便让她去死。没想到珍妃倔犟,说死马上就跳井死了,旁人拦也拦不住。这是慈禧的后人说的,但是这一说法难免有为长者讳的意味,既然不能带太多人,命珍妃回家避祸,那么让珍妃的姐姐瑾妃随行又是何道理呢?

  慈禧出逃前夕,已经有了将珍妃置于死地的念头。有人说珍妃进言请光绪留在北京,主持议和。慈禧一怒之下命崔玉贵将其推入乐寿堂后的井中。也有人说珍妃并未说过让光绪留京的话,是慈禧以不能任洋人侮辱为由将其害死。珍妃不愿意死,慈禧便命令崔玉贵将她强行推下井,这口井后来被称为“珍妃井”。

  光绪二十七年(1901)春,议和成功,远在西安的慈禧派崔玉贵回京探听消息,并命内务府打捞珍妃的遗体。珍妃的遗体在井中泡了一年多,已经膨胀变形了,再加上井口又小,打捞了很久才被打捞上来,内务府置办棺材,将其遗体装殓入棺,简单潦草地葬于阜成门外恩济庄的宫女墓地。

  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慈禧从西安回到北京。次日,发布了一道懿旨,将珍妃的死说成是“仓猝之中,扈从不及”,节烈可嘉,并追封她为贵妃。珍妃的姐姐瑾妃怀念她,在珍妃井附近设置了一个小灵堂,神龛供奉着珍妃的神位,神龛横额上亲书“精卫通诚”4个大字,以颂扬珍妃对光绪的一片真情。

  民国二年(1913),在瑾妃(时为端康皇太妃)的要求下,宣统帝溥仪将珍妃迁葬光绪景陵妃嫔园寝。1921年,溥仪以珍妃“温恭夙着”,追谥为恪顺皇贵妃。

  婉容是中国最后一位皇后,是封建体制走向没落的牺牲品。她跟溥仪之间有过美好回忆,但大部分回忆是黑色的、残酷的。也许对于婉容来讲,人生前期最大的快乐,就是生活在紫禁城里的那两年;而人生后期最大的快乐,就是麻痹在鸦片里的糜烂生活。

  

  被选入宫

  婉容全名郭布罗·婉容,正白旗,光绪三十一年(1905)出生。其生母是皇族爱新觉罗氏,被称为四格格。不过在婉容2岁的时候,四格格就病逝了。此后婉容一直被养母爱新觉罗·恒馨抚养。恒馨是军机大臣毓朗贝勒的二女儿,为人爽朗大方,聪明能干,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对婉容很好,如同亲生女儿一般。婉容的父亲是内务府大臣郭布罗·荣源,是晚清少有的开明人士之一。他让婉容和男孩子一样学习,不仅学习中国传统的诗词歌赋,还学习西方文化,包括英文在内。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婉容自然会成长为一个集中国传统美德与西方修养为一身的进步人士。

  不过可惜的是,婉容生错了时代,她的皇族身份,并没能为她带来荣耀和幸福,反而带来了无尽的苦难和耻辱。婉容的苦难是从她被选入后宫开始的。

  1921年,紫禁城里传出已退位但仍保留帝号的溥仪要选皇后的消息,于是一大堆贵族女儿的照片和资料被摆在了溥仪的面前。溥仪随手在某张照片上画了个圈,代表他选定了皇后。这张照片里的女子正是婉容。除了婉容之外,还有另一名女子被选入后宫,她叫文绣。

  当时的紫禁城已经不是人人艳羡的富贵宝地,而是一个精神牢狱。住在里面的皇帝、皇太后,没有一个人有完全的自由。他们都挣扎在封建王权与民族革命的夹缝里,试图寻找一条可以活下来的路。这个时候入宫,就等于选择了桎梏与折磨,也选择了今非昔比的皇族生活。1922年,16岁的溥仪大婚,娶同为16岁的婉容为皇后,封未满13周岁的文绣为淑妃。

  不过幸运的是,溥仪允许婉容同治皇后生平介绍,同治皇后怎么死的在紫禁城接触西洋文化,并答应婉容让她的几位旧相识来宫里跟她做伴。所谓的旧相识,就是婉容在天津教会学校念书的同学和朋友,都是外国人。这些朋友在宫里负责为婉容授课,教她英文、世界历史、艺术和外国民俗。

  对于婉容来说,能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朝夕相处,是对空虚内心的最好慰藉。而溥仪体现出的宽容和友好,也让婉容感到欣慰。婉容喜欢用英文书写,经常给溥仪写英文信,而溥仪也给她取了一个英文名字叫伊丽莎白,以表示对她的尊敬。

  当然,婉容在热爱西方文化的同时,也不忘了中国传统文化。她平时除了练习英文,就是练习写字和画画,还阅读了大量诗词文集。同时,她也写了一些诗词,其中最着名的莫过于那首《桃花歌》:

  桃花宫,桃花院,桃花院内桃花殿。桃花殿,桃花帘,桃花帘内桃花仙。桃花面,桃花面上桃花癣,桃花玉蔓桃花衫。桃花口,气如兰,桃花齿,似叶烟,桃花唇、似血盆,桃花媚舞桃花殿。

  这首词内容犀利,充满了讽刺和嫉妒,正是写给当时的淑妃文绣。文绣是末代皇族里的又一个悲情人物,从嫁给溥仪之后,就受到了婉容的排挤。再加上本身性格内敛,不喜言语,因此没有得到溥仪的宠爱。长久以来,她都一个人生活在长春宫,日日与书为伴,不闻窗外之事,基本上是被打入了冷宫。

  作为逊帝的皇后,婉容对自己的身份和责任有着清醒的认识,她本性善良,从国家蒙难之时她的举动就可看出。比如1923年12月,婉容捐出600块大洋给当时的慈善机构。1931年,婉容又捐出一串价值不菲的珍珠,用来赈济当时的水灾。那串珍珠172颗以2500元大洋的价格卖出。婉容此次行为备受社会赞誉,报纸更是大篇幅报道,说“溥夫人复捐珠串为灾民续命,仁心义举……社会上云阔太太不乏富逾溥夫人者,益闻风兴起”。

  婉容捐出珍珠的时候,已经离开紫禁城三年有余。1928年的时候,发生了冯玉祥逼宫事件,溥仪和所有人都被从紫禁城中赶了出来,暂时住在了天津。

  在天津,为了获得专宠,婉容排挤已经被溥仪冷淡以对的文绣。他们在天津住了7年,文同治皇后生平介绍,同治皇后怎么死的绣渐渐与溥仪成了陌路人。以前溥仪对文绣只是冷淡,后来竟发展到打骂。婉容与溥仪外出吃饭,逛百货公司,从来没有文绣的份,她只能孤灯独坐,与书为伴。终于,文绣向溥仪提出了离婚,这是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最终双方达成协议,文绣答允永不再嫁。婉容以为从此她可以独得溥仪的爱,没料到溥仪从此也开始冷落她。

  东北生活

  1931年11月,日本人找到了溥仪,让他到东北当伪满洲国的皇帝,声称在那里他可以行使皇帝的一切权力。溥仪相信了,他只身从天津到了东北。两个月后,婉容以及溥仪的两个妹妹和弟弟溥杰一同被请到了东北,继续维持皇族生活。

  

  然而,东北的生活根本不是婉容当初想象的那样。此时的溥仪已经完全沦为日本人的傀儡,失去了基本的自由。婉容到了东北以后,虽然名义上是皇后,却处处受到管辖和奚落,甚至连溥仪也对她不屑一顾。在这里,就连一个小小的日本侍女都可以给她脸色看。别说荣华富贵、养尊处优,就连起码的饮食都无法得到满足。

  更为重要的时候,日本人像看管犯人一样看管着婉容,她想走出大门都不可以。

  面对这样的生活,婉容几乎被折磨疯了。她试图逃跑,逃出这个人间地狱。这时恰逢国民党外交部长顾维钧到东北公干,婉容便抓住这个机会,派人去向顾维钧求救。当时顾维钧只是以中国顾问的身份在东北公干,并没有能力提供帮助,因此只能拒绝。

  不过这并没有让婉容放弃逃跑的念头,她一直都在努力离开。1933年夏天,她请求伪满洲国立法院长赵欣伯的妻子帮助她和溥仪逃往日本,但最终也没能成功。在两次逃跑都无果而终的情况下,婉容终于崩溃了。她放弃了,她不再作挣扎,她打算破罐子破摔,就这样糜烂下去。

  关于这个时期的婉容,她的贴身太监孙耀庭曾回忆:“起先皇后的脾气挺好,皇上常到她屋里来,可是很少在她屋里宿夜,只是说会儿话,玩玩就走。后来,皇上来的次数少了,她的脾气也变得不太好,有时候在屋里绣着花就停下来,面壁而坐,半天不吭一声;每当这时,我们就得格外小心侍候。”

  后来,婉容开始疯狂抽食鸦片,在迷幻和朦胧中度日。伪皇宫里有一间专门属于她的吸烟间,大多时间她都在里面度过。没过多久,一个原本对世界充满好奇,也曾对未来有过期许的婉容开始变得憔悴不堪了。她越来越瘦,也越来越不讲究吃穿,好似一个疯婆子一样躲在吸烟间里。不知道她那时感觉究竟是愤懑,还是痛快。

  曾经的美好

  婉容这样颓废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抗战结束。不过婉容最后的去向在哪里,什么时候去世,去世的原因,都很难得到考证。纵观她这一生,都充满了悲情色彩。然而在紫禁城的那段日子里,婉容也曾有过美好的人生。www.gs5000.com

  

  在溥仪的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一书里,曾提到过一段婉容教他吃西餐的事情,就十分有情趣。

  “结婚后,有一天我对我那一妻一妾——婉容和文绣提议道:‘我们今天吃洋饭好不好?’当然她们都是极端赞成的了。于是就如法炮制,和上次一样,把多得惊人的西餐端来摆满一大桌子。正要举箸(因为我尚不惯于使用刀叉)来吃时,婉容见状似乎是吃了一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这样吃法太老赶了,应当每人一份地分盛在盘子里吃!’于是就由分盛汤菜起一直到怎样使用刀叉等,都作了技术上极其生动的说明,并做出了极富自信的实际示范动作。我固然觉得被这种技术问题束缚得很别扭,但从那次起就逐次体会到了其中的奥妙,而学会了吃西餐的全套本领。”

  从这段文字中不难看出,当时紫禁城的生活也不乏值得回忆的事情。而且在那段时间里,婉容和溥仪之间的感情也十分融洽,甚至可以说两人都把对方当做了最信任的人,特别是溥仪。

  1923年,太监偷盗宫中财物已经蔚然成风。为了遏制这种风气,溥仪下令清查国库,清点所有珍宝。犯事的太监们担心东窗事发,在建福宫花园放了把火,将诸多珍宝都化为灰烬。太监们的举动让溥仪感到害怕,他不知道太监们为了自保还会做出什么事情。偏巧在那个时候,太监伤人事件频频发生,这就更让溥仪寝食难安。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溥仪打算挑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来为自己守夜。他第一个就想到了婉容。于是,在那段时间里,婉容几乎是夜夜陪伴溥仪,两人的感情也在那时得到了升华。

  这些点点滴滴对后来的婉容而言,都成了痛苦的负担。越是美好的记忆,就越让她难过。这样看来,沉迷在鸦片带来的疯狂世界里,对婉容来讲,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可以暂时忘记痛苦。

  

  后宫佳丽三千,只有皇帝的正妻称为“皇后”,为一国之母,所以要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这是历朝历代选择皇后的重要标准,但每个朝代又有细微的差别,比如明朝选后大多从民间选,而唐朝、清朝选后则要从名门望族中挑选。皇后人选一旦确定,就不能轻易更改。历史上,无数后宫女子为皇后之位争得头破血流。

  “后”字的来源

  皇后掌管六宫,是后宫之首,跟皇帝平起平坐,被称为“国母”。后来,这套体制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变化,也更趋于完整。然而,在奴隶社会形成的最初阶段,皇后的“后”字却并不是指后宫之首,而是用在君主身上。比如《左传》中记载:“龙一雌死,潜酷以食夏后,夏后飨之。”其中的夏后指的夏王,而不是夏王的妻子。《尚书·汤誓》中有“我后不恤我众”,“后”指商汤。

  直到东周,“后”字才被用在君主正妻身上。《礼记》中有“天子之妃曰后”,“后之言后,言在夫之后也”,意思是天子的配偶被称为后,是因为其地位在丈夫之后。又有“天曰皇天,地曰后土,故天子之妃,以后为称,取象二仪”。

  以皇后为中心的后宫制度始于秦朝。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正式以皇帝自称,并确立皇帝的正妻为皇后的后妃制度。随着后宫制度的逐渐完善,到了西汉,便顺应产生了皇太后、太皇太后等称号。

  在皇权至高无上思想的统治下,皇后成为天下所有女人的表率和榜样。而且,皇后管理着后宫所有嫔妃、宫人,握有赏罚、生杀大权,负责维持后宫秩序。与此同时,皇后还承担者规劝皇帝,监督皇帝后宫行为的职责。因此,选出一位合适的皇后,是整个国家的大事。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皇帝在选后一事上不能随心所欲,要听从大臣、皇太后等人的意见的原因。

  清朝建立之初,努尔哈赤赋予了皇后更崇高的职责和权力。他明确表示,后世子孙不能因为迷恋后妃而荒废国事,凡是违背者,皇后都可以进行劝谏,并实行相应的强制手段。当然,这里的强制手段是针对嫔妃,而不是皇帝。《清史》上提及,如果有哪一位皇帝沉迷于某位后妃,导致不勤政务,那么皇后就会让内监在寝宫外读祖训,而皇帝在屋内必须下跪听训。如果屡教不改,皇后就会动用大权,惩罚后妃,轻则杖责,重则处死。清朝皇帝大多十分勤奋,大概也跟这严苛的后宫制度有关。

  除了统领后宫、规劝皇帝之外,皇后还有一项无比重要的职责,就是在皇帝去世、继承人尚未选出的时候挑选继承人,掌握废立大权,并在需要的时候帮助新君熟悉政务。这样一来,历史上便出现了手执国家大权的皇后,比如西汉的吕后、唐朝的武则天、清朝的慈禧,等等。

  国母的选立

  皇后在一个国家扮演着“半边天”的角色,所以皇后的选立也有着十分严格的制度。一般来说,皇帝登基之后要立即册封皇后。当然,并不是所有皇帝都是登基之后才有正妻。不少皇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有了太子妃,只要到了结婚年龄,皇室自然会为其选择一位正妻。等到登基之后,太子妃自然晋升为皇后。不过这也有前提,就是太子妃没有犯过重大错误,没有被废。www.gs5000.com

  

  如果皇后被罢黜或死亡,皇帝就要立即选出新的皇后。这也直接造成了后宫嫔妃为了登上后位而互相倾轧,于是便有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宫斗大戏。不过也有一些皇帝在皇后死后不再立后,比如朱元璋在马皇后去世后心灰意冷,不再立后。乾隆皇后乌喇那拉氏死后,大臣们上书要求再立新后,但是乾隆认为后宫之中没有合适的皇后人选,索性不再立后。

  不难看出,皇后的选立是个十分谨慎的过程。如果没有合适的人选,皇帝宁愿不立后。

  一般情况下,皇后大多都是权贵、宗亲之女,出身名门,知书达理。但是在西汉时期,不少皇后都出身低微,比如汉武帝皇后卫子夫原本是平阳公主府中的婢女,汉成帝之后赵飞燕是舞姬出身。到了东汉时期,皇后的出身才被刻意重视起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挑选名门之后,已经成了选择皇后的默认条件之一。从此之后,历朝历代的皇后甄选,都会以名门望族为先。比如唐朝二十多位皇后之中,七成以上出于三品以上高官之家,而且祖上不是宗亲就是权臣。像唐高祖和唐睿宗的皇后,其祖上都是北周、隋朝时期的望族。唐太宗的皇后长孙氏,其家族成员也是从北朝开始就位居要职。宋朝亦是如此,皇后人选大多集中在将相之家。

  到了明朝,由于开国皇帝朱元璋出身卑微,所以在皇后选立方面,并没有挑剔出身,反而有时会故意选择一些出身平凡的百姓女子为后。明朝皇帝认为,百姓女子从小生活艰苦,不会娇惯任性,而且性格坚强,懂得感恩。这样的女子成为皇后,必然会珍惜身边一切事物,不会骄奢淫逸,不会暴殄天物。更重要的是,百姓女子来自民间,深知民间生活之苦乐,可以对皇帝起到很好的劝谏作用。于是,明朝后宫的秀女大多都是庶人,鲜有达官贵人之后。

  值得一提的是,明朝皇后的册立,都是由皇太后亲自过问。选择秀女的时候,皇太后会在幔帐之后观察、考验,凡是选中的秀女,就在臂上系上特定的手钏,没有选中的,就给些银两让其回家。

  不管皇后出身如何,通情达理、贤德聪慧都是必备的条件。尽管历史上出现过不少道德败坏、工于心计的皇后,但大多数皇后都是安分守己、循规蹈矩的。

  皇后的权威

  封建社会等级森严,皇后的地位不容僭越,极力保证皇后在后宫中有足够的权威。这个规定从商朝以来就存在。商朝后妃已经有嫡庶之别,嫡妻地位最高,庶室地位再高也不能超越嫡妻。而且那时候虽然没有明文规定嫡妻之子继位,但几乎都是以后妃地位的高低来选择太子。

  在后宫之中,皇后就是最高权力的代表,她不仅是后宫之长,更是整个王朝的半个权力象征。因此所有嫔妃,无论是否受宠,见到皇后都要行君臣之礼。每到节庆,所有嫔妃都要向皇后请安祝贺。如果有嫔妃无视皇后权威,或者有僭越之嫌,皇后就有权利进行处罚。这种等级制度不仅是由皇后来维持,朝中大臣也都是维系者。即使皇后之位空缺,后宫嫔妃也要安分守己,如有越礼者试图一步登天,大臣们也会出面声讨。

  明光宗时期曾有个李选侍,因为受明光宗恩宠而飞扬跋扈,妄图登上后位。但是碍于臣子们的反对,李选侍不敢光明正大要求封后。明光宗去世后,李选侍便借机住在乾清宫,怎么都不肯走。乾清宫是皇帝和皇后住的地方,皇帝一死,新君就要入住。李选侍住在里边,即将登基的皇长子朱由校就无法入住。

  无奈之下,大臣们只好搬出礼法,称乾清宫是内廷正殿,只有皇后有资格陪伴天子同居,李选侍既不是朱由校的生母,又不是嫡妻,怎么能住在乾清宫,礼法何在,名分何在?但是李选侍依旧无动于衷,她要当的不仅是皇后,还是垂帘听政的“吕后”,左右朝堂的“武则天”。大臣们只能不断上书,弹劾李选侍,称“世间乌有天子逊宫人之礼,且此乾清宫,自祖宗相传是天子之居。即圣母在上,当居坤宁宫。太后居慈宁宫。选侍何人,而居乾清官不移耶”。李选侍最后还是抵抗不住如此强大的礼制压力,搬出了乾清宫。

  其实大臣们如此竭力维护礼法,就是为了维护皇后的权威,就是要告诉后妃,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当皇后。这样一来,皇后在管理后宫方面会更加容易、得力。后宫一旦井然有序,皇帝也自然会多放些心思在国家大事上。如此也不难看出,封建社会的后宫等级制度是为皇权服务的工具而已。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