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朝皇后 > 正文

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9-10-09 14:49作者:佚名

  

  班婕妤是西汉成帝的妃子,也是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女文学家之一。自古以来,后宫里被皇帝宠爱的女子多靠美艳留名,而饱读史书的班婕妤却独以美德留芳于后世。可惜她的才华在貌美心毒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面前失去了光彩。

  历史的偶然

  汉成帝是汉宣帝刘病已的孙子,汉元帝刘奭的儿子。自幼生活在卑贱环境中的宣帝登基后,先在错综复杂的局面中保住皇位,又把朝政打理得井井有条,可称是西汉的最后一位明君。可惜好景不长,他的儿子元帝生性柔弱,登基后偏信宦官而导致朝政混乱,当成帝接手父亲留下的烂摊子时,朝廷大权已经旁落,成帝既没有武帝的雄才大略,又没有宣帝的坚忍不拔,只能够用沉迷酒色来麻醉自己。

  这个皇帝的出生有点戏剧性。在成帝的父亲刘奭还是太子的时候,刘奭最喜爱的妃子司马良娣身染重病奄奄一息,司马良娣临死前恨恨地对他说:“我之所以这么早就不得不离开人世,并不是我的命数到了,而是那些得不到您宠爱的妃子们嫉恨诅咒的结果啊!”刘奭看着爱妃的痛苦模样,悲痛欲绝,对后宫里所有妃子都心生厌恶,在司马良娣死后很长时间,他仍旧拒绝见那些妃子。身为太子监护者的王皇后知道这件事情后很着急,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希望能让刘奭忘掉悲痛。

  既然太子厌恶以前所有的妃子,说不定选些新的妃子能让刘奭比较快地接受。王皇后在宫里挑出五名有几分姿色的低等宫女,让太子刘奭挑选。刘奭并没有心情看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但是又不能违抗皇后的命令,于是随意选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女子,这个女子名叫王政君。王政君得到太子的一夜恩幸之后,竟然怀孕,并生下儿子刘骜。

  刘骜是宣帝的长孙,因此宣帝对这个孙子宠爱异常。刘骜出生三年后,宣帝去世,刘奭即位为元帝。母以子贵,王政君被封为皇后。

  才学出众得爱慕

  刘骜18岁的时候,父亲病死,刘骜继承皇位,是为汉成帝,从此开始了声色犬马的皇帝生涯。成帝好女色,对天生美艳并且知书达理的班婕妤宠爱异常。班婕妤是《汉书》作者班固的姑母,父亲越骑校尉班况是抗击匈奴的名将,立有无数战功。班婕妤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读书写字,饱读史书,尤其擅长诗词歌赋的写作。她刚入宫的时候是位置不太高的少使,不久就因为年轻美艳和才学打动成帝,被晋升为仅次于皇后位置的婕妤。

  后宫里面的女子受宠后通常都用尽心机和手段以求笼络住帝王的心,免得失宠,但是班婕妤却不这样做。成帝因为太喜欢这位无所不知的才女,经常和她说烦心的事情。班婕妤总是用历史故事来为成帝排忧解惑。成帝看到美艳脱俗的班婕妤竟有如此才学,高兴地将她引为自己平生的知己。为了能够时时和班婕妤在一起,成帝特地命人造出一乘可以让两个人一起坐的辇,这样无论去哪里,都可以随时在一起说话。辇是古代皇帝在皇宫里短途行走的代步工具,只能供一人乘坐,不用马而用人拉,辇的规格有严格的规定,皇帝的辇用两个人拖拉,皇后妃子们的只能用一个人拖拉。www.gs5000.com

  班婕妤拒绝了成帝的好意,并告诫皇帝说:“我读古书、看古画,但凡被后世称为圣贤的君主,在他们身边时时能够见到的都是比较贤德的大臣,而那些亡国之君的身边才经常出现妃子的身影,夏桀身边有喜、商纣王有妲己、周幽王有褒姒,我要是和您同辇出游,您的行为岂不是和他们一样了吗?”

  成帝的母亲王太后听说这件事情后,对身边的人夸赞班婕妤:“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樊姬是春秋时期楚庄公的夫人,春秋时期盛行游猎之风,楚庄王沉迷其中不理政务,夫人樊姬苦劝不见效果,索性以拒绝吃禽兽的肉这种方式抗议,楚庄王被感动而翻然悔悟,勤于朝政,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被比作樊姬,已是当时对贤德女子的最高评价了。

  

  幽怨寂寞的守陵妇

  这样有才学又贤德的女子注定不会是皇帝心中的永远。班婕妤专宠多年,但仅生有一子,且生下数月后就夭折了,年长色衰的班婕妤渐渐不再受到成帝的宠爱。天性好色的成帝久居深宫,对后宫中百依百顺的嫔妃失去了兴趣,经常外出寻找新鲜刺激。鸿嘉三年(前18),成帝登基的第十五年,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出现在他的眼前。

  在一次微服巡游中,成帝到阳阿公主府游玩,当时大贵族的府邸里面通常会养着大量的歌女舞姬供人取乐,成帝的好运、大汉的霉运就这样悄然降临,西汉的混乱局面在曼妙的歌舞之中不可收拾。

  在公主府上,成帝对能歌善舞的赵飞燕一见钟情,当即将她带入宫中。飞燕入宫之后,趁着皇帝专宠,又让成帝把同为歌女的妹妹赵合德也召进后宫。为了使成帝不致移情别恋、另寻新欢,这两位出身卑贱的歌女开始残害后宫中的妃子,最先下手的目标是许皇后。只有把皇后除掉,才能控制后宫,从而登上后宫至尊的宝座。

  成帝宠爱赵氏姐妹后,对班婕妤更加冷淡,不再听她规劝,而是任性地纵情声色,甚至将定期到皇后宫中问候的礼节都丢到脑后。见识短浅的许皇后怨愤之下听信亲姐姐的建议,在宫里设坛诅咒怀孕的王美人等人。正在想方设法陷害皇后而无从下手的赵氏姐妹得知后,当即在成帝面前告了许皇后一状。成帝大怒,废掉许皇后,并把皇后的姐姐处死。扳倒了许皇后,赵氏姐妹仍不满足,她们诬告班婕妤也参与了此事,想借此机会将这位虽不再受宠,但仍然很受成帝尊敬礼遇的才女一并除掉。

  成帝对这位生性高洁的女子了解很深,所以尽管赵氏姐妹言之凿凿,成帝还是半信半疑。他思来想去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干脆亲自去问班婕妤。班婕妤回答得光明磊落:“臣妾知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天天修身养德还没有得到福分,做那些奸邪的事情就更没有指望了。如果世间真的有鬼神,那鬼神怎么能够听信谗言咒语呢?要是没有鬼神,那些诅咒又有什么意义?臣妾不但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也不屑于做这类事情!”成帝见班婕妤说得恳切,很受感动,于是赐班婕妤黄金百斤,来弥补自己心中的羞愧和歉疚。可是猜疑的伤害又怎能是黄金所能弥补的呢?

  班婕妤虽然暂时逃过一劫,但后宫已经是赵氏的天下,废掉皇后不久,成帝便立了赵飞燕为后。同时,为了讨赵合德的欢心,他又在皇后位置下增设昭仪之位,封赵合德为昭仪。班婕妤眼见后宫不再安宁,不得不为自己想一个全身之策,远离后宫的纷争。于是她上书成帝,请求前往长信宫去侍奉王太后。

  被赵氏姐妹迷得神魂颠倒的成帝此时哪还顾得上一个韶华已逝的班婕妤,毫不犹豫便同意了她的请求。从此以后,班婕妤就在王太后的宫内过着平淡的生活。

  班婕妤晚年时将无法排解的宫怨化作一首首清丽的诗词,一首《怨歌行》(亦称《团扇诗》)流传于后世,成为窥视宫廷怨妇的佳作,留给后世无尽的思绪:“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千载之后,清人纳兰性德为这位才女叹息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成帝死后,班婕妤按规矩被派到成帝的延陵做守陵宫女。延陵的阵阵松风伴她走完了孤独的残生。

  

  姐妹花赵飞燕、赵合德以歌伎出身而权倾后宫,在西汉成帝时期专宠十余年。赵飞燕身轻如燕,擅做掌上舞;赵合德丰满娇艳,是甜蜜的温柔乡。姐妹二人互相唱和,把汉成帝刘骜迷得神魂颠倒。为博美人一笑,成帝不惜杀死亲生子,最后因纵欲过度,死在赵合德的床榻之上。

  险些饿死的女婴

  赵飞燕、赵合德被皇帝专宠,正应了那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赵家姐妹是双胞胎,二人是母亲与人私通后生下的。她们的母亲出身名门,是江都王刘建的掌上明珠江都郡主。这位江都郡主嫁给江都中尉赵曼为妻后,却不安于平淡的生活。

  江都王府内有一位叫冯万金的协律舍人,此人颇具音乐才华,其整理改编的乐曲音韵优美,深受江都王喜爱。时间一长,江都郡主和冯万金眉目传情,厮混在一起并怀了身孕。趁着丈夫没有发现,郡主谎称有病跑回娘家待产,偷偷生下孩子后让人抱到荒郊野外丢弃。三天后,满腹愧疚的郡主想看看女儿,坐着一乘小轿来到野外,没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还活着。天命不该绝,婴儿被抱回并送到生父冯万金家抚养。

  冯万金在世时很喜欢这对双胞胎。赵家姐妹与父亲一样,在音乐上极具天资,小小年纪便歌喉婉转,舞姿妖娆。冯万金死后,冯家容不下这对私生女,于是姐妹二人辗转流落到长安城凄苦度日,后机缘巧合,被阳阿公主的管家赵临收为义女。赵临利用职务之便把两姐妹送进公主府当歌女。姐妹俩不但容貌绝艳,而此画为清人吴友如绘。赵合德为赵飞燕之妹,二人专宠后宫近十年,对后宫其他嫔妃极力摧残,竟致皇嗣断绝。

  赵飞燕原名宜主,腰身纤细,舞姿轻盈,仪态万方,翩翩起舞时如燕子一般灵动,因而传下“飞燕”之号,宜主之名反被人忘了。赵飞燕和赵合德虽然是双胞胎,美貌相近,体态却完全不同,飞燕是骨感美人,合德则以丰满取胜,妙在肌肤晶莹胜雪,吹弹可破,润泽如凝脂,洗澡时水不沾身。一天,当时的汉朝皇帝成帝到宫外猎色,转了一圈没有收获,一行人便到阳阿公主府邸宴乐,于是发现了赵家姐妹这对藏在深宅大院的尤物。

  命运的大转折

  酒宴之上,照例莺歌燕舞助兴,赵飞燕这头牌舞姬姿容清丽,舞姿绝伦,身段轻灵,真是与众不同。成帝看到赵飞燕衣裙飘飘,细腰婉转,不住赞叹,兴致高涨。这之后的情节和他祖爷爷汉武帝看到卫子夫相似,歌舞结束之后,成帝一边假意起身更衣,一边用眼睛盯着赵飞燕。公主心领神会,命赵飞燕随皇帝一起更衣。

  这次更衣的细节,人们可以从日后赵飞燕失宠后在生辰宴会上对成帝的哭诉了解大略:“妾昔在主宫时,帝幸其第,妾立主后,帝视妾不移目甚久。主知帝意,遣妾侍帝,竟承更衣之幸,下体常污御服,童欲为帝浣去,帝曰:‘留以为忆。’不数日备后宫时,帝齿痕犹在妾颈,今日思之,不觉感泣。”齿痕未消便被召入后宫,初遇时成帝对美人之情深几许,犹如沧海难为水。www.gs5000.com

  赵飞燕入宫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既然确信成帝对自己的感情,索性再用些小花招把成帝的心抓牢些。入宫后紧接着的三个夜晚,“飞燕瞑目牢握,泣交颐下,战栗不迎”。如此这般,竟然令成帝疯狂爱怜,当成珍宝一般哄着,并没有丝毫恼怒,也没有强行施恩。面对说一不二的皇帝,赵飞燕这欲迎还拒的小手段虽然有几分冒险,但是对有无数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的成帝来说却非常有效,这个男人竟然真的相信了赵飞燕冰清玉洁之身,宠幸日甚。

  赵飞燕感叹自己命运实在太好,但见到宫中美女如云,又开始感到恐惧,如果哪天失去了皇帝的宠爱,自己这个没有任何靠山的小歌女岂不是死路一条。这时候,赵飞燕想到了妹妹赵合德,如果妹妹也能到宫里来,姐妹二人互相提携,命运定会大大不同。

  于是赵飞燕授意女官樊氏向成帝说赵合德美貌更在其姐之上。成帝听后,心痒难耐,一心想让美人快点入宫。纳新人之前要哄旧人,何况旧人还是新人的姐姐,成帝赏给赵飞燕无数珠宝,并修建豪华的远条馆给赵飞燕居住。本来是赵飞燕想让妹妹入宫,不料却变成了成帝求着赵飞燕把妹妹献给他,在情色面前,女人始终比男人更理智冷静。

  皇帝对美人的期望值很高,派去皇后才能享用的凤驾百宝凤舆迎接。没想到迎接的人碰了一鼻子灰回来,说赵合德一定要有姐姐的手书才能入宫。这对姐妹虽然一个在宫里,一个在宫外,但此时已默契配合,将成帝玩弄于股掌之上。成帝赶紧又到赵飞燕处说尽好话,许了不少好处,换来让赵合德入宫的手书。

  赵合德看到姐姐的书信,才稳稳当当坐着凤舆入宫。虽然成帝已经千百遍设想了美女的娇容,但是见到赵合德后,仍然大吃一惊,这珠圆玉润的粉面娇娘实在是人间少有,头上乌云堆叠,脸色清新如朝霞映雪,又如荷花含露,唇红如丹,冰肌玉骨。成帝看得呆住了,魂魄俱散,在众目睽睽之下勉强收住心神,盼到天色渐暗,一夕滋味尽在晨曦初露时成帝的肺腑之言中:“愿意终老在合德的温柔乡中!”到底是天子之言,此话最后果真应验。

  从此,飞燕、合德姐妹轮流侍寝,专宠后宫,数千粉黛皆被视作草芥。

  皇宫的高墙阻隔了阳光与胸怀,嫉妒与仇恨放大了女人心中的阴毒。此后,这对出身贫贱的姐妹不但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富贵,而且为保富贵永恒而开始害人。

  

  在娇艳美女充斥的后宫中,一位被皇帝当做女人一般宠爱有加的美男子在这里留下了他辉煌而短暂的一生。从一名小小的传漏报时员到大司马的显要位置,董贤的发迹不在于才能,而在于哀帝对他深情不渝的爱恋。

  男人也可以被宠爱

  皇帝偏爱外表风流、聪明伶俐的青年男子并不奇怪,汉朝此风尤其盛行,“高祖时则有籍孺,孝惠有闳孺。此两人非有才能,但以婉媚贵幸,与上卧起,公卿皆因关说”。汉武帝对韩嫣、卫青、霍去病、李延年的感情也有点暧昧。更有甚者,西汉末年的哀帝刘欣对董贤爱到失去自我,将自汉高祖开始的宠爱男色这一行为演绎到了巅峰。在董贤最为得宠的时候,哀帝甚至想把皇帝的位置都禅让给他。

  哀帝是成帝弟弟刘康的儿子,成帝专宠赵飞燕、赵合德,可是这姐妹二人不仅没有给他生下子嗣,还把其他妃子生下的皇子都害死了。成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帝位即将无人接替。这时,刘欣的祖母买通赵氏姐妹让成帝立刘欣为太子。于是成帝欣然将17岁的刘欣过继到自己名下。第二年,成帝暴毙,刘欣即位,史称汉哀帝。

  根据《汉书·哀帝传》记载,哀帝在没当皇帝之前喜读诗书,不好女色。经过元帝、成帝时期的西汉,社会财富大量集中在权臣贵族手中,百姓生活艰辛。即位之初,哀帝下决心要做成一番事业,整顿混乱的朝纲,收回被外戚掌握的大权,但是遭到当时朝廷内最有权势的外戚的反对,最后只得不了了之。哀帝空有满腔抱负却无处施展,而祖母傅太后、母亲丁太后两家又相互争权夺势。眼看朝政糜烂,哀帝却只能摇头叹息。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翩翩美少年董贤。

  哀帝还是太子的时候,董贤就在太子府上任太子舍人。哀帝即位后,董贤在宫中担任传漏报时的官员。

  建平二年(前5)的一日,哀帝面对无法解决的朝政问题,心烦地走出大殿,恰好董贤正在大殿下传漏报时。惊鸿一瞥,哀帝被这位玉树临风且颇有女子妩媚姿态的俊逸少年吸引了。看那似曾相识的轮廓,哀帝大声问道:“你是太子舍人董贤吗?”董贤赶紧伏地叩见,说自己正是董贤。哀帝当下便把董贤带到室内畅谈。

  哀帝与董贤再次相遇时,哀帝22岁,董贤18岁,二人均是上好的佳年华。看着体态柔媚的董贤一派女儿家的甜美柔婉,哀帝心生爱慕,派给董贤黄门侍郎的官职。这黄门侍郎的工作主要是在皇帝居住的禁门(黄闱门)替皇帝传达命令。董贤当上黄门侍郎后,天天可以与哀帝见面,哀帝对董贤的宠爱越来越明显,董贤的地位也不断升高。

  很快,董贤又由黄门侍郎晋升为驸马都尉侍中,父亲董恭也升为光禄大夫。在皇宫里,哀帝让董贤时刻陪伴身边;出外巡游时,则让董贤坐在自己的右边充当陪护和侍卫。哀帝赏赐给董贤的财物数量惊人,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赏赐累巨万”。www.gs5000.com

  哀帝与董贤的感情不断升温,同卧同起。有一天,二人午睡,哀帝比董贤醒得早,想起床,但是袖子被董贤压在身子底下。看到董贤的艳美睡姿,哀帝心生爱怜,不忍将董贤叫醒,悄声拔刀把自己的衣袖割断,从此同性之恋多了一个别号——断袖之癖。

  哀帝宠爱男色的特殊爱好使他的才华被淹没在历史的责骂声中。董贤生前被无数人唾骂鄙视,死后又被班固打入《汉书·佞幸传》中。但单从感情方面来看,他们二人的恋情却是发自内心的。

  哀帝死亡 好运结束

  董贤天性柔和,懂得百般献媚,在哀帝准许他出宫休息的时候,他仍旧留在哀帝身边尽心服侍,使得哀帝十分感动。哀帝想到董贤妻子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于心不忍,于是命人将董贤妻子的名字加入到皇宫女官的名册当中。这样,董贤的妻子就可以随时出入宫廷,居住在宫内。哀帝又把董贤的妹妹召入后宫,赐给仅次于皇后的昭仪之位,还把董昭仪居住的殿舍改名为椒风,因为未央宫中皇后居住的宫殿名为椒房。

  哀帝将治国的心思全部用在了如何让董贤高兴上,爱屋及乌,他对董贤的家人也出手非常大方,金银财宝和高官厚禄说给就给。董贤的妻子和妹妹在入宫后随侍在哀帝左右,得到的赏赐多达千万。董贤的父亲被升任少府,封关内侯。少府位列九卿,是皇帝的私府,负责管理皇家税收和手工制造业,是当时的一个肥差。董贤的岳父和妻弟也都被封赐高官。

  哀帝还让董贤的岳父负责为董贤监造豪宅,且不说这华宅的奢华和张扬,光是这府邸的位置选择就用心良苦。董府修在皇宫北门门楼附近,大臣们每天早晨都聚在此处等候上早朝,将府邸建在此处,一则免去董贤每日早朝奔波之苦,二则彰显董贤身份的与众不同,至于众位大臣背后如何非议,就不是哀帝所考虑的了。生则同床,死则同穴,这是所有真心相爱的人共同的愿望,哀帝自然也不例外,他在为自己修筑陵墓的时候,也没有忘了将董贤的陵墓修在自己的陵旁,而且是按照臣子的最高等级修建。

  宠爱男色而痴情如哀帝者,古来罕见。这种过分的赏赐和恩宠,使得大臣们非常气愤,他们纷纷上书弹劾董贤。哀帝懒得听这些人的慷慨陈词,凡有说董贤坏话者,不问原因,一律处罚,轻则降级或者免去官职,重则下狱甚至杀掉。

  在22岁的时候,董贤的官职由九卿之一升到三公之列的大司马,百官有事上奏哀帝,都要经过董贤转奏。汉代的“三公”指的是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这三个官职,哀帝时期,三公仅在太傅之下,在朝廷里面,官职升到三公的人需要具有相应的功劳和才能,通常由年龄比较大的大臣担任。每次上朝,22岁的董贤站在众位老气横秋的大臣们中间,自然显得十分抢眼,不知当时与董贤一同站立的大臣们心中是何种感慨。

  董贤升任大司马的第二年,匈奴单于来朝见汉天子。单于看见董贤年纪轻轻而身居高位,很好奇地问此人有何功劳。哀帝得意地回答单于:“董贤是因为有特别的贤德和才能而当上大司马的。”单于听罢大为敬服,起身拜贺哀帝能得到如此年轻的贤臣。

  单于因为相信董贤的大贤而祝贺哀帝的幸运,恐怕一旁的老臣们已经不知在心里唾骂了多少次,不知在心里叹息了多少次。而哀帝在接受单于祝贺的时候,不仅没有羞愧感,反而更加欢喜,望一眼那位姿容妩媚的美少年,什么江山社稷朝政,都可以抛到九霄云外。

  在一次酒宴上,哀帝就曾深情地看着董贤说:“我欲效法尧舜禅让如何?”意思是要把皇帝的位子让给董贤来坐。大臣王闳愤然出席说道:“这天下是高祖皇帝打下来的,不是陛下您一个人所有。您的天下得自先祖,自然应当传给后世子孙,天子不应当口出戏言!”哀帝也知此事太过荒诞,于是默默不语。

  色衰而爱弛,爱弛而情绝,无论男女,依靠色相得到的富贵总是短暂而易逝的。董贤是幸运的,还没有等到体貌衰老,哀帝就得了不治之症死去;董贤又是不幸的,哀帝在他们正处旺年的时候猝然离开,留给他的除了恐惧、耻辱之外,还有死亡。

  董贤的府邸建成不久,崭新的大门竟然莫名其妙地坏了,这似乎是一个不祥的预兆。几个月之后,哀帝去世,太后王政君免去董贤大司马的官位,将闲居新野的王莽召回任命为大司马。王莽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弹劾董贤。董贤秃头赤脚前往宫中谢罪,但被太后下令赶回家中。因害怕,当天夜里,董贤和妻子双双自杀,家人甚至不敢将死讯传播出去,只是将二人草草掩埋了事,哀帝为董贤建造的豪华陵墓最终没能派上用场。

  董贤死后,王莽怕他借死逃脱,又派人将他的坟墓掘开验明正身。董贤生前的荣华富贵转眼便成云烟,死后还落得个尸骨不全的下场,不知董贤死时回首自己的这段感情,会是何种滋味?

  

  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先后立有两位皇后——郭圣通与阴丽华。一位是河北真定王室之后,一位是南阳豪强世家之女,巍巍汉宫见证了两个女人在有意或无意间的关于爱情与权力的一场角逐。郭圣通因政治联姻嫁给刘秀,一生的青春时光在汉宫的宫阙楼阁之中流过,却挽不住帝王心,终于几乎失去一切。刘秀梦寐以求的佳人阴丽华因谦谨和忍让赢得了一代贤后的美誉,在以争权夺宠为主要生活目标的后妃中,她完美的结局近乎神话。

  刘氏子孙揭竿而起

  西汉在无能的哀帝手里彻底败落,王莽被太后王政君召回辅政后终于忍受不住权力的诱惑,据说王莽担心长大的平帝危及自己性命而先下手毒死平帝,之后挟天子以令诸侯,立皇族中两岁的婴儿刘婴为皇太子,又迫使太后王政君封他为摄皇帝,开始了他的新政。

  拥立刘氏的臣子和连年遭受灾荒不满王莽新政的百姓们纷纷起义,其中刘秀领导的军队成为各路义军中最有影响的一路。刘秀是西汉景帝的后代,汉高祖刘邦的第九世孙,9岁时父母双亡,被叔父收养。刘秀身材高大,容貌俊朗,喜爱做农活,好交游侠士的哥哥刘伯升因为这件事没少笑话他。等年龄稍长,在王莽称帝的第十个年头,刘秀到长安求学。公元22年,即王莽被杀的前一年,刘秀的老家南阳闹饥荒,世道非常不安定。刘秀在南阳新野卖粮食,在李通等人的劝说下,在这一年的十月,28岁的刘秀招兵买马,与大哥刘伯升在舂陵起义。

  刘秀和哥哥不断打胜仗,势力越来越大,名声也越来越大。在王莽被杀的那一年,刘秀的同族兄弟刘玄被一干起义军拥立为皇帝,史称更始帝。当时刘秀的大哥被封为大司徒,刘秀任太常偏将军。刘玄性格懦弱,并不具备领兵打仗治国的才能,其人疑心很重,刘伯升因为战功显赫而受到很多将士的敬佩。刘玄担心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趁着刘秀兄弟在外征战,很快就找了一个借口,把没有丝毫防备、刚刚攻下南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阳的刘伯升杀死。刘秀当时将兵在外,攻打昆阳大获全胜。刘玄诏令他回去。虽然知道大哥被害,但从长远考虑,刘秀忍下失去手足的悲痛,奉诏回到南阳谢罪。怕刘玄对自己起疑心,刘秀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和众多官员宴饮谈笑,对含冤死去的大哥丝毫没有表现出难过。刘玄内心有愧,看刘秀不会有大志向,于是封赐其为破虏大将军、武信侯。

  娶妻当得阴丽华

  刘秀的气度换来在刘玄手下当差的阴家兄弟的敬佩。阴氏兄弟认为刘秀迟早会成就大业,于是把19岁的妹妹阴丽华嫁给他。

  据传阴家是管仲的后代,家教严谨,子孙贤孝,阴家有女儿阴丽华,知书达理,贤德善良,风华绝代,是新野一带男子们心目中的佳偶。刘秀在起义之前,也曾经留下“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的叹息。“执金吾”在秦汉时期是宫城护卫的官职名称,刘秀在长安求学的时候,偶然见过执金吾们威风神气的样子,于是有了当一名执金吾的愿望。那个时候,刘秀还是一无所有的普通人,执金吾和阴丽华都是不太现实的梦想,这样的梦就和天边的彩虹一样,虽然美丽,却遥不可及。但让刘秀没想到的是,因为大哥的死去,反而先后实现了这两桩看似遥远的梦想。

  更始元年(23)六月,在阴家和朋友们的操办下,刘秀热热闹闹地在新野办了喜事,迎娶他梦寐以求的绝代佳人——南阳豪强地主世家的女儿阴丽华,似乎把大哥的死亡忘得一干二净。可是这位刘家后代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在自己掌握的军队还不足以自立的时候,只能忍耐。当年是王莽在位的最后一年,王莽的大兵一败再败,最后被绿林军诛杀,各地起义军趁乱称王称帝,而刘秀的实力越来越强大。www.gs5000.com

  更始帝猜忌刘秀,于是以即将迁都洛阳为由,遣其前往洛阳整修宫殿。这也使得刘秀与阴丽华这对新婚不久的新人无奈分离。刘秀将阴丽华送往新野后起身去洛阳,二人当时恐怕都没有想到,这一别竟是三年。因为不在刘秀身边,阴丽华没有生子,错过了当皇后的时机。

  同年十月,更始帝移都洛阳,拜刘秀为司隶校尉。在迎接更始皇帝入城的那天,京城百姓看到将士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们带领的队伍散漫都觉得好笑,等刘秀率领的兵士们走过的时候,西汉的老臣们竟然流下眼泪,说汉朝又有希望了。更始帝嫉妒刘秀的才能和威望,封他为破虏大将军行大司马事,派他出巡黄河以北。正是在河北这段时间,刘秀于第二年五月击败当地强敌王郎,收服大量乱军,逐渐成了气候,有了自己的地盘和独立的资本。刘玄见刘秀的实力逐渐强大,想召回刘秀杀掉,并先派使臣封刘秀为萧王。但是颇有智谋的刘秀鉴于哥哥被杀的前例,以河北没有完全平定为由拒不听命,从此开始走向独立为王并最终称帝的道路。

  又得新妇

  刘秀在河北期间,长安城内混乱一团,四方反叛军队多达20支,赤眉军、绿林军各自为政。刘秀找准机会,以河北为中心,不断扩大领地,兵力由最初的几千人壮大到十几万人。刘秀管理军队严格,爱护百姓,攻占城池后所得财物能够公平分配,所以民心军心都倾向于他。两年后,即建武元年(25)六月,刘秀在众兵将的一再拥立下称帝,国号仍为汉,为与西汉有所区分,史称东汉,年号光武。以刘玄为首的绿林军被以刘盆子为首的赤眉军灭掉,刘秀在这场战争中处于观望姿态。刘玄死后,刘秀在同意放过当年参与杀害哥哥的洛阳守卫并以高官许诺的情况下,不费一兵一卒占领洛阳,并定都于此。这段时间,陪在刘秀身边的女人是在战争中娶的郭姓女子。

  既然阴丽华是刘秀的梦中情人,并且这位善解人意的女子也给了他莫大的支持和鼓励,那么刘秀为什么还要在天下尚未平定的时候忙着再娶一个妻子呢?难道刘秀还没有当上皇帝就开始有皇帝的架子?

  事实并非如此,郭氏是刘秀在攻打河北邯郸的时候所娶。那个时期,刘秀根基尚不稳,而河北的王郎是以算卦为生的术士,他谎称自己是汉成帝的儿子并自立为王,当地的好汉纷纷归服于他,王郎手下仅真定王刘扬一人就将兵十万之众。以刘秀当时的兵力,想强攻下河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于是刘秀派人劝刘扬归顺自己,帮助除掉王郎。刘扬提出要把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嫁给刘秀,郭圣通出身于真定藁城旺族,父亲因让巨额家产于异母弟弟而受世人赞誉,母亲为汉景帝七世孙真定恭王刘普之女。一时间,刘秀陷入两难境地,他想到了结发之妻阴丽华。但为大局着想,刘秀最终同意娶郭圣通,并于更始二年(24)在河北真定举行了隆重班婕妤: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迎娶仪式。到此,真定府十万大军为刘秀所用,使得他的势力大增。此后,郭圣通一直跟随在刘秀身边。

  

  立后难

  第二年,刘秀在河北城称帝,重建汉王朝,定都洛阳,史称东汉。在这一年,郭圣通为刘秀生下了长子刘疆,成为刘秀身边最得宠的女人,并被册封为贵人。不久,东汉王朝定都洛阳,刘秀令侍中傅俊赶往新野迎阴丽华入京,同样也册封为贵人。

  谁将成为这个新生王朝的女主人?刘秀将郭圣通与阴丽华同封为贵人,表明了他的踟躇。

  郭圣通,这个女人在刘秀平定河北的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使刘秀得以拥有河北这个稳固的后方,得到河北真定王室集团和河北豪族的支持,进而在将来一步步实现“先关东,后巴蜀”进而平定天下的伟业(刘秀称帝之初,天下仍旧是各自为政的状态,他亲自带兵四处剿灭义军,前后共花了近十年时间才完全统一天下)。更何况,郭圣通一直陪伴在刘秀身边东征西讨,并为他育有皇长子。

  但从个人情感上来说,刘秀更爱阴丽华,这个他爱慕多年并在自己最艰难时迎娶的女人是他的结发之妻。豁达明理的阴丽华尽管远离刘秀,似乎仍旧能够体谅他的难处,当刘秀提及要将后位荣于她时,阴丽华回绝了。阴丽华的谦德与她的家风是密不可分的。建武二年(26)时,阴丽华的兄长阴识随军有功,刘秀想要破格封赏他,也以此表示对阴丽华的补偿,但阴识以天下初定,有功的将帅很多,自己不能凭外戚关系得到封赏为由谢绝了。建武九年,刘秀又要封阴丽华的弟弟阴兴为关内侯,但阴兴坚辞不受。阴丽华听说后私下问阴兴。阴兴回答说:“贵人(阴丽华)不读书吗?亢龙有悔,盛极则衰,外戚家苦不知谦退耳!”

  建武二年(26)六月,郭圣通被册立为皇后,长子刘疆被立为太子。按古之礼制,先娶之阴丽华为妻,后娶之郭圣通则为妾。避开发妻而迎妾为皇后,这是刘秀在现实面前的一个不得已之举。

  恩恩怨怨

  此时,居于后位的郭圣通走上了她人生的巅峰,她觉得自己的后位是牢不可撼的。但渐渐地,随着阴丽华的到来,郭圣通感觉到原本恩爱有加的刘秀对她越来越疏远冷落,对阴丽华越加眷顾。加之后来郭圣通的舅舅刘扬谋反被诛,更使她失去了重要的政治依靠。

  失宠的郭圣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儿子刘疆的身上。但随着皇子们逐渐长大,刘秀对聪慧的第四子刘庄最为喜爱。刘庄是阴丽华与刘秀的第一个儿子,是刘秀当上皇帝的第四年,即建武四年(28),阴丽华随刘秀北征彭宠时在河北生下的。据《后汉书》记载,刘庄“十岁能通《春秋》,光武奇之”。郭圣通也感觉到了这一变化,多年积累的委屈与怨恨终于爆发了,以致经常“怀执怨怼”,也就是不断向刘秀抱怨吵闹,还将种种不满发泄到阴丽华身上。郭圣通的行为不但没有挽回丈夫的心,反而引起刘秀的反感。

  终于,建武十七年(41),即刘秀称帝后17年,刘秀终于下决心废掉郭皇后,同时册立阴丽华为皇后。刘秀向天下颁布诏书:

  “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阴贵人乡里良家,归自微贱。‘自我不见,于今三年。’宜奉宗庙,为天下母。主者详案旧典,时上尊号。异常之事,非国休福,不得上寿称庆。”

  郭圣通交出皇后的玺绶后,黯然地离开她居住了16年的皇后寝殿,她付诸了一生青春的大汉后宫,跟随次子中山王回到封国,做了中山王太后。这实在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结局,因为废后的命运一般是从此打入冷宫,更有甚者,被赐一杯毒酒或三尺白绫,从此了断尘世纠葛。况且,一般来说,只有皇帝去世了,藩王之母才能被尊为王太后,但刘秀竟封郭圣通做了王太后,真是历史上独一份了。估计刘秀对这位当年陪伴自己征战河北并育有五子的女子,心中还是有所不忍吧。

  两年之后,即建武十九年(43),因郭圣通被废后一直“戚戚不自安”的太子刘疆请辞太子之位。刘秀同意了,改封刘疆为东海王,册立皇后阴丽华之子刘庄为太子。

  建武二十八年(52),郭圣通在被废11年后逝世,葬于北邙,未能入皇陵,但她的墓离刘秀所葬的汉原陵并不远。因她后位被废无谥号,故后世人称之为“光武郭皇后”。

  阴丽华与刘庄可谓母贤子慧。中元二年(57)二月,刘秀病逝于洛阳,在位33年。刘庄继父亲刘秀创造的“光武中兴”,开创了“明章之治”。阴丽华在刘秀死后7年终老于太后之位,享年60岁,始终不曾干预朝政,在丈夫和儿子的尊重下,结束了身为女人完美显赫的一生。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