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朝皇后 > 正文

徐昭佩死后被休:徐娘虽老 犹尚多情

2019-09-30 09:39作者:佚名

  

  徐昭佩,南梁元帝萧绎的妃子,嫁入帝王家后费尽心力难得萧绎宠爱,索性胡作非为,不给萧绎好脸色、酗酒、养小白脸,企图被休回娘家重拾自由。可是萧绎忍而避之,终于在其子阵亡后迫使徐昭佩自杀。徐昭佩尸身被遣回娘家,自由倒是有了,却再也无福享受。

  出嫁时的不测风云

  徐昭佩的可怜命运,或许源自她的显贵出身。她的祖父是南齐萧宝卷时期六位辅政大臣之一的徐孝嗣,曾任太尉、吏部尚书、中军大将军等重要职位,在南齐开国时期立下战功。她的父亲是梁朝大将,亲信众多,根基深厚。

  梁武帝萧衍废掉南齐建立梁朝之后,为拉拢旧臣,巩固江山,大玩政治联姻,尤其重用那些被萧氏迫害过的朝臣,徐昭佩就此被许配给皇子为妃。从这场联姻的幕后来看,徐昭佩一生的不幸是注定难逃的劫难。

  在以门当户对为主、凭着媒妁之言谈婚论嫁的古代,这样的政治婚姻比比皆是。如果徐昭佩从小没有读过那么多的诗书,如果她对自己的未来没有过多的幻想,安分守己听天由命地好好当她的王妃,最不济的结局不过是寂寞终老,也不会落得死后被张榜公布通奸丑行和死后被休的尴尬。可是偏偏徐昭佩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与现实不符的期待。

  徐昭佩要嫁的丈夫萧绎从身份上来看并不差,身为梁武帝的第七子,7岁时就被封为湘东王,自幼聪慧喜爱读书,博闻强识,笔墨颇具魏晋绮丽之风,其传下的着述有三百多卷。徐昭佩出嫁时,萧绎驻守一方,拥兵而立,后巧借西魏和北齐兵力平定侯景之乱,当上皇帝。有这样文武全才的夫君按常理应该是一段好姻缘,为什么最后二人离心离德,徐昭佩不得善终呢?

  萧绎自身有缺陷,他只有一只完好的眼睛。在很小的时候,面貌可爱的萧绎眼睛生病,梁武帝喜爱这个聪明的儿子,觉得自己懂些医术,亲自给儿子治疗眼疾,没想到道行不够,上天也不给他这个当皇帝的面子,眼疾恶化失明,只剩一只眼睛视物,萧绎的相貌因此大打折扣。

  徐昭佩出嫁之前已经听说此事,心里纵然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也无法违背父母之命,只是希望上天能创造奇迹,让夫君给予自己更多的体贴和关心。说也奇怪,徐昭佩在出嫁的时候,上天似乎对她的不幸有所警示,接连出现一连串不祥预兆,这些征兆后来被人认为是她没有妇德的征兆。

  天监十六年(517),徐昭佩出阁,嫁给湘东王萧绎为妃。出嫁当日,车队吹吹打打披红挂彩,走到西州时忽然狂风大作,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一片阴霾,附近住宅屋顶被大风吹得四处飞散,树木也被狂风折断。狂风过后,又下起了冰雹大雪,办喜事悬挂的大红帷帐全部被覆盖成白茫茫的一片。等候拜堂的萧绎看到此景,心头涌起对新夫人的厌恶,暗自思忖此妇带有不祥之兆,二人的婚姻从此埋下不快的心结。

  半面妆后的绝望

  虽然成婚的时候很不吉利,但萧绎和徐昭佩的最初生活尚能说得过去。萧绎受父亲影响,通晓佛学典籍,一心向善,骨子里虽然不缺当皇帝的狠毒阴暗,表现出来却是温厚宽容。婚后不久,徐昭佩生下儿子萧方、女儿益昌公主萧含贞,生活由此慢慢改变。

  

  关于徐昭佩的容貌,史书以“妃无容质”四字应付了事。或许徐昭佩确实相貌平平,如若貌美如妲己、飞燕之流,即便明知带有不祥之兆,想来萧绎仍旧会不顾结果相守相爱。萧绎的宫中妃妾不少,年轻貌美工于心计的女子当然占据主要地位。徐昭佩生育子女后,萧绎对她日渐冷淡,除去看望儿女,很少露面。

  为挽回情分,徐昭佩不是没有费过心思。萧绎喜欢和文人墨客谈诗论画,为博得欣赏,徐昭佩一改性情,卸下浓妆,轻画娥眉淡扫面,换上素雅衣裙,摇身成为一位具有诗情画意的才女,手捧香茶,不断出现在萧绎的文人聚会上。徐昭佩自幼好学,和文人雅士清谈品评这点小事难不倒她,稍稍准备,其才华就足以游刃在文人墨客中。多日之后,徐昭佩发现萧绎非但没有因此生出欣赏,反而总是在她高谈阔论时皱起眉头。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挽回了,便不再努力,为遣散忧愁,她喝酒买醉解千愁。

  每次酒宴过后,徐昭佩都醉醺醺的,不成体统。萧绎在人前表现得宽宏大量。回宫后,酩酊大醉的徐昭佩数次因醉得不省人事而吐在萧绎身上。萧绎的厌恶已经到了极限,自此,不但很少让徐昭佩参加诗酒茶宴,去她那里的次数更是少得可怜。徐昭佩怨恨日增,既然如何努力都讨不到欣赏徐昭佩死后被休:徐娘虽老 犹尚多情,不如让那淡漠疏离更加严重,每次徐昭佩怨恨日增,既然如何努力都讨不到欣赏,不如让那淡漠疏离更加严重,每次知道萧绎将来,她便只画半面妆容等待丈夫。萧绎只有一只眼睛能看人,徐昭佩以“半面妆”来讥讽进而激怒他,其绝望心情可想而知,如此数次,萧绎便断了去看徐昭佩之念。

  徐昭佩宫内的侍女们看到她如此胆大妄为,都劝说她收敛一点。徐昭佩却对侍女说:“王爷父子讲仁义,说道德,断乎不会因这样的小事焚琴煮鹤,顶多被逐出宫,择人另嫁,这样更好。”

  知夫莫若妻,徐昭佩对萧绎父子的秉性倒是一语中的。可是萧绎并没有让徐昭佩如愿结束这寡淡的日子,而是躲避。

  死后被休的耻辱

  因为与妻子不和,萧绎在承圣元年(552)即位为梁元帝时,竟没有立徐昭佩为皇后,后位因此一直空置,徐昭佩只从王妃晋为皇妃。绝望之下,徐昭佩残害后宫,知道有得宠怀孕的妃子,必手刃而快之。这些还不能弥补她因空虚寂寞而生的怨怒,于是她又做出了更不合体统的大胆行为——发展新感情。徐昭佩借外出礼佛之机,与瑶光寺智远道人产生私情。佛门清静之地,毕竟不方便,徐昭佩又开始打起那些日夜陪伴在萧绎身边的臣子们的主意。

  元帝身边有多位年轻侍臣,个个博学善讲,每日轮流入宫和他谈古论书。这些侍臣们可以随意出入禁宫,徐昭佩便动了勾引他们的歪念头。侍臣中有一位叫暨季江的人体貌出众,身形修长,面貌俊逸,于是徐昭佩命心腹侍女暗中传书勾引暨季江。暨季江也是大胆之徒,想借徐昭佩的权势升官发财,没过多久,两人就成就了好事。这件事不久被大臣们得知,有人问暨季江与徐妃偷情感觉如何。暨季江得意地一笑,说:“柏直这个地方的狗老了仍旧能够狩猎,溧阳这个地方的马老了仍旧还是骏马,徐妃虽然老了却仍然很多情啊。”“徐娘虽老,犹尚多情”之典即出自季江之口,后被传改为“徐娘虽老,风韵犹存”。

  从此番言语来看,二人之间似乎也谈不上什么真情,不过是互有所图,权色交易而已。一朝得手,徐昭佩尝到了甜头,又把目光停留到另一位风流潇洒的诗人贺徽身上。徐昭佩望之若渴,徐昭佩死后被休:徐娘虽老 犹尚多情出于礼法,贺徽不敢贸然私通,徐昭佩却不肯放过他,一再派人传情。最后,徐昭佩在普贤尼寺下令召见贺徽,好言美酒相逼,二人就在寺中度过浪漫春宵。临别前,郎情妾意,徐昭佩难舍难分,在白角枕上写了一首情诗送给贺徽。从此,徐昭佩越发肆无忌惮,沉迷于淫乐。

  萧绎的修养在戴绿帽子后瓦解成杀气,其宠妃因生产而亡,萧绎以徐昭佩害死宠妃为由,把其幽禁冷宫,并派徐昭佩之子萧方出征。这场战争是公认的送死之战,萧方成了父母争斗的牺牲品。

  萧方在众王子中十分出色,勇猛有才,文武兼备。一次,萧绎曾当着徐昭佩的面不客气地说:“要是我再有一个这样能干的儿子多好啊!”言外之意是如果这个好儿子不是你生的,我会更加器重他。厌恶妻子而让儿子送死,萧绎读了一辈子的佛经,可悲的是最终也没有修炼出佛的心胸。

  不久,萧方战死沙场。没有了儿子的后患,萧绎逼迫徐昭佩投井而亡,又派人把徐昭佩的尸身送回她的娘家,史称“出妻”。徐昭佩一人留下“半面妆”、“徐娘虽老,风韵犹存”、“出妻”三项典故,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张丽华,南陈亡国后主陈叔宝的宠妃,从贫家女到宠冠后宫,从不谙世事到滥用宠爱祸国殃民,绝艳的美色背后,少不了一颗贪婪的心。可惜的是张家女儿只有超人的记忆,没有管理朝政的才能,否则历史上将会又多出一幕女人专权的好戏,而不是那一抹胭脂红。

  长头发小侍女的魅力

  六朝金粉之地的建康城(今南京)经过一朝又一朝纸醉金迷的浸染,在南朝陈后主时期更加醉生梦死,在妃子张丽华垂地的七尺长发下飘散出暧昧的脂粉气息。

  一日,当时还是太子的陈叔宝与一帮文人骚客结束了飞斛高论,趁着酒意带随从直奔他喜爱的孔良娣宫里。良娣是太子妾之一种,地位较高,仅次于太子妃。孔良娣忙命人拿茶水侍候。这时,一位身材颀长的小宫女如弱柳浮水般盈盈而来。陈叔宝见这个小宫女桃花粉面,鬓发如漆,星眸生辉,柳眉如画,肤似凝脂,垂着长长的头发倒茶时清丽绝伦,不觉有点痴了。待小宫女站到一旁,陈叔宝令她过来,徐昭佩死后被休:徐娘虽老 犹尚多情上上下下端详一番,有点意味深长地对孔良娣说:“如此天姿国色的宫女,爱妾怎么给藏起来了,没有早点让我看到?”

  孔良娣也是一位上等美人,在没有见到小宫女以前,陈叔宝曾经对孔良娣与龚良娣说她们二人胜过倾城倾国的王昭君与西施,可见这个刚满十岁的小宫女天生夺人之貌。听到陈叔宝如此不加掩饰地夸赞小宫女,孔良娣的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但是她深知陈叔宝贪慕美色的脾性,不能因为拈酸吃醋而惹怒了他,于是婉转又不失体面地对陈叔宝说:“她年纪尚幼,恐微葩嫩蕊,不足以受殿下采折。”

  陈叔宝听罢,更加把眼睛定在小女孩身上,见她果然稚气未脱,心下泛起一片怜惜,又不忍就此放下,拉着手问了好些话才算罢休。这个小宫女就是张丽华。

  张丽华出身于贫寒人家,父兄以织席为生,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张丽华长到10岁时,已是一副花容月貌。看到女儿生在如此贫贱之家,张丽华的父母心里总是有些遗憾,于是趁着宫里采选宫女的机会,让她入宫,虽然高墙隔断了自由,毕竟吃得好穿得暖。张丽华入宫后凭着出众的相貌和伶俐的口齿,被分到太子宫做孔良娣的宫女,自此命运来了个大转弯,遇到对她一见钟情的陈叔宝。

  此时的陈叔宝还只是南陈太子,一个懒得过问政事却只喜欢在女人和文人堆里消磨时间的花花公子。二人相遇后不久,陈叔宝顾不得微葩嫩蕊不堪采折之说,找个机会据为己有。善于奉承主子的张丽华曲意迎合,不久生下一子名陈深,原来不解人事的贫家女开始在心里盘算自己的前程。

  小女孩的大心计

  太建十四年(582)正月,南陈宣帝卒,陈叔宝即位。太子妃沈婺华被册封为皇后,张丽华因生下皇子,破格升为贵嫔,与孔贵嫔、龚贵嫔等并列。

  此时的张丽华已今非昔比,不再是任人呼来唤去的小婢,而是宠冠后宫的主子,是皇帝最信任的女人,这种信任表现在陈叔宝受伤时期对张丽华的特殊依恋。

  陈叔宝是南陈宣帝的嫡长子,虽然自小就只爱风月不爱江山,但仍然无可争议地被立为太子。陈叔宝的二弟始兴王陈书陵爱江山,一直看不上他哥哥沉迷酒色不务正业,因此计划夺权。在宣帝病重临死的前几日,陈书陵与大臣密谋杀死陈叔宝抢夺帝位。一日,陈叔宝、陈书陵二兄弟奉诏入宫侍疾,陈书陵决定下手,苦于没有机会。

  几日后,宣帝溘然而去,陈书陵想趁乱结果陈叔宝,令随从到宫外取剑。随从不是机灵之辈,只取来他朝服上用来装饰的木佩剑。陈书陵借陈叔宝伏地痛哭之机,抽出木剑向其颈项上砍去,被大臣们救下。丧父之痛、惊吓、颈项的剑伤令陈叔宝卧床不起,在承香殿养伤。

  疗伤期间,为防止再出意外,陈书宝只让张丽华一人陪伴,后宫嫔妃包括沈皇后等一概不许入内,其母皇太后在梁殿替他处理朝政。张丽华在陈后主的心里是和母亲一般的亲人,一个小宫女在短暂的时间内能够占据如此重的分量,天仙一样的相貌不可少,但在美女如云的皇宫,只有天仙之姿万万不够,没有一点心计恐怕难得专宠。

  史书中关于张丽华的记载并不详细,但是人们仍旧可以通过陈后主的家事变化,看到此女的影响。陈叔宝即位3个月后册立太子。正宫娘娘沈皇后没有儿子,很早就把陈叔宝小妾孙姬的儿子陈胤过继过来。按照立嫡立长的规矩,陈叔宝立陈胤为太子,可是两年后又废掉陈胤,立张丽华之子陈深为太子。这两年之间,张丽华为太子之事做了哪些手脚,正史上几乎无处可查。www.gs5000.com

  母以子贵,陈深被立为太子,其母张丽华就要当皇后。沈皇后端庄宽容,好读史书典籍,喜欢过朴素寡欲的日子。尽管陈叔宝不喜欢她,但沈皇后不失为一位称职皇后,废后一事为道理所不容,直到亡国,这废后之事也没有成功。虽然不是皇后,但张丽华已经执掌后宫大权。生性淡泊的沈皇后并不以为意,一如既往以读书为乐。而张丽华又从后宫走上朝堂,与皇帝一起决断国家大事。

  井口上的一抹胭脂红

  陈叔宝天生就不是当皇帝的料,可是命运阴差阳错,让他生长在帝王家,他不得不放下诗词歌赋勉强处理朝政。借着长江天险,认为国防万无一失的陈叔宝对国家的经营完全按照文艺青年的路数。陈叔宝的骨子里流的是文人血液,宠爱女人宠到挥霍无度。

  吟风弄月需要华丽风雅的场所,陈叔宝大建宫殿,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此三殿高达数十丈,均为十开间的大殿,张丽华“尝于阁上靓妆,临于轩槛,宫中遥望,飘若神仙”。大殿以珍贵的沉檀香木雕制,微风吹过,香风飘散数里不绝,殿内珠帘玉户,金银宝物瑰丽耀眼。陈叔宝自己住在临春阁,身为贵妃的张丽华住结绮阁,袭、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张丽华的地位从宫殿的分配上可见一二。

  当皇帝并不仅仅是吃喝玩乐那么容易,国家大事日日都要解决。天生就不喜欢朝政的陈叔宝每逢面对案上高高的奏章就皱起眉头,官员们在朝堂上面奏的事情,经常是听了这件忘那件。为了不让人看出他的能力太差,陈叔宝让宦官蔡临儿、李善度转奏,蔡、李二人也没有大才能,经常丢三落四。每逢这两位说不清楚的时候,张丽华都能够清清楚楚地补说明白,令陈叔宝非常欣赏。

  张丽华自幼聪颖,入宫后练就了察言观色、博闻强识的本领,这时候全都派上用场。陈叔宝倚重于她,在处理朝政之时经常让张丽华坐在自己的膝上,令其回答自己所遗忘的事情,张丽华总能毫无遗漏地说出来龙去脉。于是,陈叔宝让她跟着参与决断朝政。

  后宫前朝,事无巨细,都先上报给张丽华,“人间有一言一事,贵妃必先知白之,由是益加宠异,冠绝后庭”。张丽华的权力越来越大,小官小吏犯了王法,奸佞之徒想升官发财,都来求张丽华,总能如愿,因而流传有南朝只知有张丽华,不知有陈叔宝之说。有进谏劝说陈叔宝女人乱政的忠臣多被贬杀,朝纲在张丽华和宦官的手下更加混乱。

  就在陈叔宝君臣尽情享乐的时候,北方强大的隋朝对江南的威胁日益紧迫。在陈叔宝为张丽华所作的《玉树后庭花》的靡靡之音中,隋军杀入皇宫,张丽华、孔贵嫔与陈叔宝一起躲入枯井。被隋军发现后,三人争先爬出时,据说张丽华粉面上的胭脂蹭在井口,此井被后人称做胭脂井。

  张丽华到底死于谁手

  关于陈叔宝的宠妃张丽华之死众说纷纭,一直是个悬案。

  据《陈书·张贵妃传》和《南史》记载,是晋王杨广(即后来的隋炀帝)下令将张丽华斩首。

  据《隋书·高传》和《资治通鉴》记载,杨广素慕张丽华之美,曾私下嘱咐部将高在建康城中寻到张丽华后,务必留下她的性命。但当高看着张丽华妖媚的样子,果断地对使者说:“昔太公灭纣,尝蒙面斩妲己,此等妖妃,岂可留得。”遂斩张丽华于青溪。如果事实果真如此,这也算是后来杨广登基为帝后诛杀名臣高的起因吧。是杨广下令杀死张丽华,还是高私下作的决定,这两种说法都有史可依,也都有相应的道理。喜欢浪漫向往爱情的人恐怕更愿意相信杨广曾经爱慕过这位大美女,怎奈无缘相守。喜爱权力看重政治的人更相信杨广是一位冷血的男人,唯此,才能完成统一江山的大业。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含露的妖姬香魂远去,空余后庭玉树独自流光。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